心得

[舌側矯正] 我的牙齒矯正諮詢過程以及想矯正的原因。

一月 19, 2018

(上圖是未戴矯正器前的我,牙齒是不是看來整齊幾乎不需矯正的樣子?)

其實我已經戴了舌側矯正器將近一年了,但是去年我更新網誌的速度實在不快,所以拖到今年都戴快滿一年了我才想到要來寫,當然照片也沒怎麼好好拍,所以這篇會寫為什麼我決定做牙齒矯正,以及如何選擇矯正的醫師與診所。

一直以來我很自豪自己的牙齒非常整齊,因為嘴大口內空間夠的關係,我只有一顆智齒沒有好好長出來,其他都長好長滿,也鮮少有蛀牙的問題,拍照笑的時候也能完美的露出六顆上排牙齒(甚至八顆,因為嘴大XD),唯獨大笑的時候比較會露牙齦,且兩顆門牙中線有一點往內凹之外,我認為我的牙齒是勇健整齊沒什麼好挑剔的,某次還被隨便找的洗牙牙醫誇讚我牙齒長得很整齊之後,我更是對我的牙齒有自信極了。然而其實我有著東方人常見的「骨性暴牙」,沒矯正之前,我確實有發現我要閉嘴笑時,下巴會鼓一塊起來,感覺像是要包住下巴?但我一直以為是臉部構造的問題,完全沒有想到牙齒那邊去~年輕的時候也因為臉上膠原蛋白還蠻足夠的,暴牙真的看起來不明顯,所以幾乎沒有去想過自己有暴牙的問題。而且通常大家想到暴牙,應該都會想到類似「牙擦蘇」那種情形的暴牙吧?所以如果前幾年有人說我有暴牙,我絕對當他是神經病。但前年吧,因為想要為隱藏版興趣多做一些努力,再加上自己拍Youtube影片時,莫名覺得牙齒好像變明顯了,感覺嘴巴變得凸了,臉部的焦點好像容易跑到牙齒上?一開始會懷疑難道是因為臉上的膠原蛋白流失才導致的嗎?但想想又不盡然是,因為我的臉部肌膚雖稱不上緊緻,但也沒有劣化得那麼快,這才慢慢想到會不會是自己的牙齒狀況跟我自己想的不太一樣,有可以改善的空間?

  • 第一次的矯正諮詢,認清「雙顎前突」(骨性暴牙)的事實。

前年年底,我決定先找家附近的「均潔牙醫診所」做矯正諮詢。會找那家是因為就在景安捷運站對面,交通方便,且裡面看診的牙醫在網路上的正評不少,也有很多經手的案例照片可以參考,反正做個諮詢嘛,了解一下自己牙齒的狀況也還好。而我想的是,若真的我的牙齒需要做矯正,那麼我想要戴最近很夯的「隱適美」牙套,不打算帶金屬矯正器,原因很簡單,我實在不想這個年紀還被人發現我在矯正啊!總覺得面子那關過不去,人屆中年突然變成大鋼牙,怎麼說都有點矮油。我原本要掛「陳式萱」醫師的診,他在隱適美矯正方面還蠻知名的。不過陳式萱醫師的約診實在太滿,還要等上三四個月,櫃檯推薦我改掛另外一位「陳彥朋」醫師的診,同樣也是有隱適美認證的,但診比較沒那麼滿,可以稍微快上一個月,所以我就改掛「陳彥朋」醫師的診了。均潔牙醫診所的流程是,先到診所拍全口X光片(非看診當天才拍,是預先拍),之後醫師會看片子做評估,然後看診當天再做是否要矯正以及矯正方式的討論。拍完X光片後,總算迎來了看診的那一天!我當時心裡想的是,因為牙齒還蠻整齊的,嘴凸感覺是閉嘴時下巴有塊會鼓鼓的,可能是下排牙齒比較外面?如果戴上隱適美牙套,把下排往內推的話,應該就可以完美解決了吧!且我牙齒還蠻整齊的,搞不好半年就可以搞定了。不過看診當天,陳彥朋醫師的一番話把我從幻想打入現實。

「陳小姐,你這個是雙顎前突,一般稱骨性暴牙喔!且因為你牙齒都長滿了,口內空間不夠,如果要改善嘴凸的情況,要把牙齒往內推,就必須要再拔掉上下兩側的小臼齒,總共四顆,創造出口內空間,才能把牙齒往內推哦。」我當下聽到「骨性暴牙」四個字傻住了,還問醫師:「醫師,可是我牙齒算整齊耶!哪裡來的暴牙?」(當下就是還無法接受現實XD)陳醫師耐心指著我的口腔X光片為我解說,他說:「陳小姐,妳的牙齒排列確實算整齊,但因為你在意的『嘴凸』問題,不是因為你牙齒不整齊造成的,而是因為骨頭結構的問題,若要透過牙齒矯正改善,只能拔牙做矯正,否則就得考慮正顎手術。」我滴媽啊!我自豪的牙齒要被拔掉四顆才能改善嘴凸問題,但如果不選擇做牙齒矯正,要改善嘴凸情形只能考慮正顎??天啊!我因為太震驚有好幾秒無法回應陳醫師,還差點在診所驚訝到哭出來(超沒用)。陳醫師發現我的異狀,送我離開診間的時候發揮暖男性格安慰我:「陳小姐,如果牙齒功能都很正常也沒問題的話,其實也不一定要做矯正,重點是牙齒健康,嘴凸沒有太明顯的話,也不見得要做矯正,你自己再考慮看看。」但當下我什麼都聽不進去,一直想著為什麼我會是「骨性暴牙」呢。離開診間後,由診所的牙助幫我作後續的服務,牙助跟我報了價格,說使用自鎖式戴蒙矯正器,矯正時間會比一般的稍短,且醫師換線也很方便…burla burla,我打住她:「呃,小姐不好意思,我想做的是隱適美牙套耶!」牙助回答:「陳醫師說小姐的狀況是無法做隱適美的哦!必須要做一般的金屬矯正才會有效果。」「匡噹!」我感覺有什麼東西重重撞擊了我的頭,把我撞得頭昏眼花:「骨性暴牙」、「要拔掉四顆鍵康的小臼齒」、「不做矯正就考慮做正顎手術」、「不能使用隱適美矯正」,這完完全全沒有在我數十年的人生中出現的字眼啊!第一次的矯正門診諮詢,讓我像遊魂一樣走回家,然後縮了好幾週都不去想矯正的事。

之後我才突然想到國小媽媽帶我去看牙時,當時的牙醫師曾經說我會有點小小的暴牙,但是外觀並不明顯,所以不需要做處理。因此我媽媽當時也就沒有幫我矯正了~這下看來根本不叫做「小小的」暴牙啊,醫師!我的牙齒上下排確實有稍微外面一點,但真正的問題是骨頭構造,根本不只是「小小的」啊。但是當時的牙醫師都著重於牙齒的功能性,是否健康健全、是否有蛀牙缺牙,像我這種根本沒有咬合問題或者功能缺損的,當然不會建議要矯正啊。然而我是那種如果心裡冒出了想做某事的念頭,我會一直心心念念把那件事掛在心上的人。好吧,既然做不了隱適美,那麼就考慮做「舌側矯正」好了,至少矯正器是藏在牙齒後面,正面看不到,也就不會讓人知道我正在矯正了,年紀越大真是越愛面子!既然決心要做,就再度把心情整理好,在網路上找到了有做「舌側矯正」的兩位醫師,也有很多案例參考的,就個別約了矯正門診做諮詢了。

  • 第二次矯正諮詢,「皓美牙醫」的黃博祺醫師。

會找上黃醫師是因為黃醫師有部落格,部落格也有很多案例分享。皓美牙醫就在東區世運麵包旁邊星巴克的樓上,是新址。因為是新址,所以整個診所裝潢得非常新穎且舒適,重點是非常有隱私。在大廳等候時是完全看不見診間的情況,進入診間大門後,各自的小診間也有各自的空間,醫師在看診時小診間的門也會關上,所以對於個人隱私很注重的,可以安心在這裡看診。在皓美牙醫做矯正諮詢,不需要預先來拍全口X光片,只要看診當前拍就好,醫師當場就可以看片做討論跟評估。黃醫師是位年輕的帥哥,講解非常仔細有耐心,黃醫師也說由於我的情況是屬於「骨性暴牙」,所以如果真的要透過矯正改善嘴凸的情況,除了拔牙別無方式。但黃醫師除了建議拔除上下兩側的小臼齒之外,還建議我連同智齒一起拔除,那這樣等於我一次要拔掉八顆牙。拔掉四顆健康的牙齒已經讓我覺得很過不去了,還要再拔掉四顆智齒,我真的蠻捨不得的,所以謝過了黃醫師就離開了,最終也沒有決定在「皓美牙醫」做矯正。

  • 第三次矯正諮詢,「東北大牙醫」「福信牙醫」的吳孟璋醫師。

接著找的是台灣首批取得世界舌側矯正專科醫師認證之一的吳孟璋醫師(首批只有四位,很厲害!)。吳醫師也有部落格,不過吳醫師的部落格除了分享案例之外,偶爾還會談談自己的家庭生活,感覺是一位很容易親近的醫師。吳醫師在三重的「福信牙醫」跟大坪林站旁的「東北大牙醫」都有看診,因為去大坪林站比較方便,所以便在東北大牙醫約了吳醫師的診,且「東北大牙醫」還有另外一位首批獲得認證的「林孟禹」醫師。東北大牙醫在大坪林應該是開很久的牙醫診所了,病患很多都是伯伯阿姨、爺爺奶奶,而且看診的醫師也相當多位。但或許因為是老牙醫診所,所以看診的隱私性比較不足,就是診療椅旁邊只有隔著透明布簾的,沒有單獨的獨立空間。矯正的門診及處理都是在二樓,所以回診時,經常要穿越一樓中間走道,走過好幾位正在診療椅上奮戰的患者跟醫師,每次都好怕去撞到醫師們的背造成意外(苦笑)。

第一次見到吳醫師,就覺得他走日系風,當時他正使用筆電正在播著日文歌曲,而且居然還是宇多田光正當紅時那一陣子的歌曲,當下整個心情就懷舊了起來啊。「東北大牙醫」的矯正也是當天拍全口X光片,當天醫師就可以評估跟討論的。吳醫師也是解說得非常仔細跟有耐心,吳醫師說像我這種「雙顎前突」的東方人很多,算是人種的特色,外面稱呼「骨性暴牙」他個人覺得不是很合適,因為這根本就是人種的差異,但吳醫師說我除了有「雙顎前突」之外,也有下巴後縮的狀況。吳醫師不贊成為拔牙而拔牙,他認為牙齒本身是健康的是好的,能留就留。像我的狀況是因為牙齒真的長得太滿太好太整齊,口內完全沒有空間,不得不拔牙做出空間,但是智齒本身如果沒有因為蛀牙或者其他問題,造成智齒無法留住的話,他認為智齒沒有必要拔除,且智齒留著還能幫助咀嚼。聽了吳醫師的話,我心裡就決定要給吳醫師做矯正了~畢竟拔牙是我最捨不得的事情,能少拔當然最好。吳醫師的說法我也很認同,所以回家考慮了之後,就決定要給吳醫師做舌側矯正了。<待續>


圖說:不同角度可以看到我的嘴凸跟牙齒問題。

補充:由於我本身沒有齒列不整跟咬合的問題,我矯正只是為了讓外觀更好看,並改善嘴凸的狀況,所以我認爲透過案例的分享,更可以看出這位醫師的施作技術跟審美觀,黃博祺醫師跟吳孟璋醫師都有在部落格上面分享矯正案例,矯正後的成果都非常好,這也是我決定約診的原因。批踢踢上面有個teeth_salon版,也有許多版友的矯正分享,我是做了矯正之後才發現有這個版的,裡面有非常多的資訊可以參考哦!還有,後來我發現第一位找的陳彥朋醫師也有做舌側矯正哪(部落格在此,但只更新到2015年)~那當下我詢問牙助想做隱適美時,怎麼沒有建議我做舌側呢,這也是個謎了。

Spread the love
  • 25
    Shares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