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無關政治。

八月 22, 2006

最近都不太看新聞的,看了幾分鐘,立刻就看不下去,乾脆轉到非凡新聞台看「美食大探索」,看著電視流口水好像還比較快樂一點。當然啦,吃美食逛逛夜市,生活還是照樣的過,班還是照上,錢還是照賺,覺還是照睡…有時候覺得,認真的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總比靠別人來決定或者操縱自己的生活或者想法來的好。我一向都是這麼想的,所以我不喜歡人家干涉我的生活或者我的想法,我也絕對不會主動干涉別人的生活或想法,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誰也沒有權利去干涉誰…(當然,這必須要在社會共同認定的道德法治之下才能夠成立的)。不過前陣子有個現象讓我覺得憂心,我也不清楚還有多少成年人發現這件事情,我們依照自己的自由意志去喜愛或者支持某些事情,但當喜愛超過了道德法治標準時,卻還是有人不願意服從,堅持自己的喜愛才是正確的事情,我想,這種想法真的是偏頗了,而更糟的是,這種偏頗的態度,也慢慢的影響到我們的學子,我們的下一代。

朋友的小朋友,是個小四的學生,由於我常去友人家串門子,小朋友也把我當成親暱的長輩看待,有天小朋友興奮的跑來跟我說:「阿姨,我跟你說喔!我們最近都在上游泳課,但你知道嗎?我有同學『爆料』說我們的游泳池根本不是溫水游泳池,是冷水游泳池耶!」我一聽到「爆料」兩字,雖然有些啼笑皆非,但心裡想的是,小朋友真的懂得什麼叫做爆料嗎?他們知道爆料隱含的意思其實不見得是全然正面的行為嗎?我突然擔憂了起來,跟友人反應了這件事情,友人也覺得不妥,於是乎,有小朋友在的場合,最多就是陪小朋友看卡通台,或是看看日本台或是非凡大探索之類的節目,至於新聞節目,現階段小朋友也沒興趣看,那也盡量別讓小朋友看到就是了。

沒想到電視的管道是防止了,但現場的體驗卻防不到。

小朋友假日都會到外婆家住,不巧的是,外婆正好對政治話題很熱衷,小朋友在外婆家的時間,要是外婆要看電視,絕對是看政論節目,或者某些政治立場較鮮明的電視新聞,小朋友終究還是看到了,還可以聽到跟看到外婆激動批評的模樣。看到政治色彩鮮明的電視新聞、電視節目不打緊,外婆更曾經把小朋友帶上街頭,一起靜坐抗議,結果小朋友不僅晚上得回來趕功課,還因為太累結果功課沒寫完睡著了,隔天上課被老師在聯絡簿上記了一筆。

大人的政治立場與想法,跟小朋友又何干呢?更何況是一個正在就讀小學的小朋友,他又能真的瞭解多少,理解多少?

而我自己,則是遇到了另外一種情況。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地域的關係,我周遭的同事有不少都傾向支持某政黨的,記得有一次正巧跟某兩位同事一同下班一同走路至捷運站,一路上,這兩位同事都在批評另外一個政黨,我也只是靜靜的聽著而已,沒有做任何表示。沒想到兩位同事一聊到興頭上,就轉頭來問我的政治傾向。我實話實說的告訴了兩位同事,說我並沒有任何特殊的偏好或者傾向,我只支持我心目中認為是好的。不料,兩人未問出個結果來,便自動把我歸類成他們所厭惡的那個政黨。雖然兩位同事還算理性,自此之後再也沒有跟我討論過任何有關政治的話題,但他們還是有意無意會在我面前揶揄,雖然我並不怎麼在意,但其實心裡總會覺得有些無奈。

我真的很認真的想過,我們是不是在民主這條路上走的太快?抑或是民主的這條路上,這種紛紛擾擾的過程是必須的?還是根本無關乎民主,是我們對於人身自由的教育及宣導做的不夠徹底?填鴨式的思考方式,是不是造就了習慣接受別人給的答案,而自動轉化成自己的答案,不須去判斷其正確與否?

我們怎麼去跟自己的下一代說,大人說的話不見得是正確的,大人就算說錯了,也不一定要道歉,就算有道歉,也只是小小的說聲 “sorry!”就可以要求完全的原諒,當作「船過水無痕」?怎麼去跟下一代說,大人說的話不見得要有證據,沒有證據也可以隨便說說,不須保證其內容的真實性,也不需要有證據,只要有嘴巴跟媒體?怎麼去跟下一代說,法律之前其實沒有人人平等,只要有上面提到的那些大人,他們說有罪,那就表示有罪,不需要任何證據?甚至只要被認定有罪,不分親長老幼,統統都可以說有罪?怎麼去跟下一代說,遊戲玩輸了其實不見得要認輸,只要不停的耍賴,一直的耍賴,就用不著認輸?甚至可以當作沒有這回事?

無關乎政治立場,我們的生活還是要照樣的過下去,但是我們要如何以身作則,要給我們的下一代什麼樣的環境?我無奈,也感到無解。

PS:

1.此篇只是很單純的感想,無關乎任何政治立場,所以請不用猜測或自動歸類我的政治立場。我仍舊只想很單純的支持我心目中認為對的或是好的事情而已。至於好或者對的定義,這應該就是個人的自由意志了。  

2.不接受亦不歡迎具有政治性之回應,這裡雖然是網路空間,也有留言發表意見的言論自由,但這始終是我申請的空間,我有權利決定我家要放些什麼東西。不友善、不理性或者扣帽子回應者一律刪除。

—–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