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

商管幫聚會@歐姆萊斯亭。

九月 5, 2006

睽違已久的商管幫聚會,總算又找到時間可以聚在一起了。話雖如此,原本五人都能到齊的,其中一人卻因為剛換新工作,新工作又恰巧的在本週末有活動,於是只到了四名成員,這次聚會的地點,是國父紀念館站1號出口附近的「おむらいす亭」,日文字讀做「歐姆萊斯」,就是日文「蛋包飯」的意思。我想這應該是日文外來字,由英文的”omelet”加上”rice”,並去掉”let”三個字母才組成”ome-rice”,就是用蛋捲包起來的飯,呵呵~很貼切吧。

當初我提議了六個地點,主辦人Yvonne考量到從桃園過來的豬同學還有阿娟對台北不熟悉的緣故,就選了捷運站附近的「おむらいす亭」,話雖如此,我還是因為沒搭上火車整整遲到了將近五十分鐘才到達餐廳…(默)到達餐廳的時候,只剩下阿娟跟Yvonne還在吃而已,豬同學跟Yvonne男友Bruce都已經吃完在一旁閒聊了。我因為擔心熱量的緣故,選了「鮪魚培根蛋包飯」+60元的A套餐(沙拉+當日湯品),一共是NT$230(不含一成服務費)。沙拉看起來賣相還OK,可吃起來的味道還蠻一般的,醬汁吃不出有何特別之處。洋蔥湯的味道也算一般,兩個前菜因此都沒有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主菜端上來的樣子是很可口,至少看起來滑嫩嫩的半熟蛋煞是誘人,拍了兩張照片立刻拿起湯匙準備享用這期待已久的日式蛋包飯…第一口吃進去,唔,不熟悉的味道,雖然蛋皮很滑嫩,可是略涼的溫度讓半熟蛋吃起來沒有想像中的可口。炒過的米飯雖然粒粒分明,但可能是吸收了底下的蕃茄醬的緣故,讓飯吃起來不是那麼爽口,還有點濕。下方的蕃茄醬量還蠻多的,感覺有點超過比例,幾片培根泡在蕃茄醬中,感覺略嫌單薄。鮪魚吃起來很像罐頭鮪魚,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唯一的細節-生菜,感覺是有仔細把水給瀝乾的,所以生菜上不會有水份流到醬汁裡頭影響整體的口感。

不知道是我大姨媽來食慾變差還是怎樣,這份蛋包飯整體來說,沒有我想像中的美味,整體而言只能說水準還算一般而已。價位雖然還算平價,不過同樣的價格應該可以吃到水準之上的餐點才是。阿娟點了炸蝦蛋包飯,反常的阿娟居然只吃了一半就不吃了,連主辦人Yvonne也都沒把他點的蛋包飯給(Yvonne點啥我忘了…^^|||)吃完,連我吃到最後也不太想把飯給吃完,就請服務生直接收走了。三人的評價都覺得so so而已,我們只好猜想是不是彼此口味都吃得太重,或是沒有點到招牌的漢堡排,所以才會覺得這個看似美味的蛋包飯卻沒有達到心目中的期待。

Yvonne帶了許多商管時期的照片過來,因為學校的社辦縮小了,很多物品都要清理掉了,Yvonne把我們大學時期的照片搶救回來,想藉此可以讓大家留點回憶什麼的。於是吃完了一夥人便大剌剌的在餐桌上面分起照片來…然後沒多久就開始嘲笑起彼此俗不拉幾的裝扮,想起當年大家還真是樸素的要命,那年頭鮮少有大學生化妝的吧?大家都是T恤加上牛仔褲就出門了,那時候也還不流行什麼低腰牛仔褲,雖然有煙管褲跟靴形褲之類的,不過對於當時徹底跟流行絕緣的我們,總覺得那其實也不過都是條牛仔褲而已,沒啥差別。每個人的照片清一色上衣幾乎都是T恤,下半身肯定是條牛仔褲,那時候也沒什麼政黨對立之類的情形,於是乎辦活動時每個人的頭上的鴨舌帽,清一色都是當時募來的國旗帽…(現在若再戴這頂帽子出門,大概又要被歸類)。

分完了照片,突然更有一種「啊,我大學四年就這樣了嗎?」的感覺。回程的路上跟阿娟一起搭了一小段捷運,兩人談到那時候熬夜整夜沒睡趕企劃書、縫製舞台上又大又重的布幕、拼命做海報設計海報…之類的回憶雖然很難忘,但真的有對我們兩人現在從事的工作又有多大的幫助呢?當年總是覺得為能同學提供社團服務是很偉大崇高的理想,現在想起來如果當時多花一點精神在課業上,我現在是否能夠走的更廣?跟阿娟聊了半餉,兩人隨即陷入了一陣惆悵與默然。

果真「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輕重」,人生很多事情不去嚐過一次是不會知道箇中滋味的,但品嚐的代價又是多大呢?那就得嚐過了才知道嚕。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