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給萍~要一直幸福下去喔!

九月 15, 2006

週六特地請了半天假,為了參加國中兼高中同學-萍的婚禮。原本我還以為婚宴是晚上呢,後來經過老媽提醒,重新翻了一下喜帖才發現是請中午…差點就錯過了,真是好險。跟萍的緣份其實還蠻奇妙,我們國中雖然同校,但不同班,卻又是同一個英文補習班,同一個英文老師。高中又考上同一所高中,但還是一樣不同班,卻因為要一同在校外住宿的關係,所以高一時又住在一起。對萍的印象是:健談又相當好相處;個性有點男孩子氣,有著大剌剌的豪爽;在班上人緣極好的的一個女孩兒。

不過有些汗顏的是,雖然我跟萍的緣份這麼奇妙,可是我對他並不算很熟悉,一直到這一兩年,透過萍的明日報新聞台以及Blog,才發覺他是個文筆極好而又喜愛文學的女孩,並有著一顆細膩而易感的心。

萍大學就讀的是德文系,大三的時候到德國去當了一年的交換學生,進而認識現在的老公-小葛。那時候聽到萍的這一段際遇很是羨慕,一方面是自己沒有機會到國外當交換學生,一方面又聽說小葛對萍真的好極了,除了家事都是小葛處理之外,小葛本身也非常優秀,雙學士還從事醫學研究,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哪!萍大學畢業後,為了到德國長期居住且又能在當地工作,便又唸了師大的「華語研究所」。「華語研究所」與「中文研究所」不同的地方在於,華語研究所偏重於語言學的研究,簡言之就是學習以一套完整的方法來教導外國人學習中文的研究所。萍畢業後,便告別在台灣的家人,到德國去跟小葛結了婚,並且在當地的大學教授中文。

因緣際會我在鶯歌火車站遇見過小葛與萍一次,當時是炎熱的夏天,正值端午節之際,小葛利用暑假過來台灣,所以萍當時正要帶著小葛去台北看划龍舟比賽。我對小葛的第一印象是:好靦腆啊!而且看起來好年輕可愛,一點都不像是大了萍十歲的樣子。當時實在是很想跟小葛聊些什麼,無奈我太久沒有「講」英文了,千言萬語居然什麼都講不出來,連小葛問我要不要吃早餐,我連要回答「我已經吃過了」都回答的坑坑巴巴,後來只好乾脆就請萍當翻譯…(淚)

而萍在台灣就讀華研所的期間,我也好幾次在通勤電車上跟萍偶遇,有一次萍在電車上接到小葛打來的國際電話,小葛高興的說著跟朋友去哪玩,burla burla跟萍講了一堆,又問萍在台灣的狀況…等,雖然萍後來是這麼說啦,不過我想萍可能把小葛對他說的情話也悄悄地收在心裡沒讓我知道吧,誰叫萍講電話的樣子是一臉甜蜜呢!

去年暑假萍回來台灣時,抽空跟我碰了個面,我們約在棕櫚咖啡館聊聊彼此的生活近況,從萍那裡也感受到了小葛對於萍的愛護及疼惜。今年萍與小葛以及小葛的哥哥姊姊一起來到台灣,為的是補辦婚宴,讓萍家的親友能夠一同分享萍的喜悅與幸福。婚宴雖然簡單,但是卻很熱鬧溫馨,萍家姐弟卯足了全力幫萍籌畫婚宴,萍的華研所同學也大老遠的跑到鶯歌來參與萍的喜宴,小葛與兄姐隨著台灣習俗,一桌一桌跟著萍的爸媽向賓客敬酒;小葛哥興奮的一邊敬酒一邊不忘拿著相機到處拍,為第一次參與其他國家的婚禮留下紀錄;小葛姐也入境隨俗的在頭上插了一朵小花,一邊跟著萍的爸媽向賓客敬酒…感覺真的很溫馨可愛。

而第一次見面讓我覺得很靦腆的小葛,大概是因為太開心了,見到許多許久不見的台灣朋友,整個人也顯得很興奮,當我詢問是否可以把他們自行設計的卡片放到網路上時,小葛興奮的跟我說他也真的很喜歡他們的喜帖,而喜帖的圖案設計是萍的妹妹設計然後文字是萍寫的…burla burla之類的,口拙的我只能稱讚他們的卡片真的很特別很漂亮,但卻無法再進一步的跟興奮當頭的小葛說出我完整的感受…真希望我破爛的口語能力不要給這位可愛的新郎官潑了冷水才好…(默)

親愛的萍與小葛,我堅信你們會一直幸福下去的,祝福你們。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