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面對病痛。

一月 2, 2007

近來看到兩位認識的Blogger分別在Blog中提到家人身體不適的情況,在網路的這一頭,看著他們難過、沮喪、掙扎的樣子,心裡著實感到心疼…除了留言鼓勵之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幫得了什麼忙,只能在心裡面暗自祈禱,他們可以渡過難關,繼續在自己的人生當中大步邁前。

由於老媽是醫護人員,加上家中從小就是開藥局的(開到我國中時期),所以對於醫院、醫療行為與病患、家屬等環境與心理,都頗能感同身受的,因此心頭裡很能體會兩位Blogger當下的感覺…爺爺奶奶分別在我國二跟國三時過世。爺爺身體原本是很硬朗的,但自從某一次從位於小丘上的菜園滾下來,造成三根肋骨斷裂之後,爺爺的身體變得每況愈下,到了後期,爺爺的身體幾乎已經嚴重退化、躺在床上無法動彈,不僅無法言語,也無法自行翻身及進食,都靠爸媽兩人合力照顧。爺爺在我國二那年以八十多歲的高齡過世之後,奶奶大概是過於悲痛,身體也日漸每況愈下…原本就有輕微怕金森氏症的奶奶,症狀日漸嚴重,原本豐腴的體型也日漸消瘦…雖然爸媽仍是盡最大心力去照顧奶奶,但在十多年前,控制怕金森氏症的藥物還沒有今日發達,奶奶當時因為過於悲痛導致不願吃喝,現在看來疑似是憂鬱症在當時也別無他法…於是奶奶也在我國三的時候過世了。因此,面對家人的病痛以及所要付出的心力,我都能夠體會。

高一時,我第一次離開家到北市求學,為免遠距通車之苦,便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印象很深刻的是,有個週末回家時,老媽好像回娘家去還是去哪了,反正就是不在家,只剩我跟老爸還有老弟三人。我印象很深刻,那天我週六上完課後搭車回家,回家後老爸幫我熱了午餐陪我一起吃,吃到一半的時候,我覺得老爸表情怪怪的,像是有心事卻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後來老爸還是說了,老爸告訴我說老媽檢查出來身上有惡性腫瘤…下週就要去醫院開刀去了,要我跟老弟給老媽多鼓勵,因為老媽很堅強的去面對這一切。聽到這些我飯已經完全吃不下了,開始在餐桌上難過的掉起淚來,我想到的是我真的有可能會失去老媽,一想到這裡更難過的不能自己。下午強打精神去補習,還得騙老師說是水喝太多跑去午睡所以眼睛才會腫。晚上睡覺時仍舊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躲在被窩裡面不停的哭泣…那是我自有記憶以來哭得最多、最長的一次,我忘記我哭了多久、哭了幾天、晚上哭了幾夜…,只記得我哭了很久、很久…。
 

接著記憶快轉,我記得我們送老媽去醫院住院等候開刀時,老媽強打精神但卻掩不住沮喪的眼神;然後老媽開完刀了,手術尚稱順利,但我卻忘不了老媽躺在醫院虛弱的樣子,身上還有引流管不停的流出血與組織液;為了看老媽一眼,我下了課努力趕車,花兩個多小的車程趕到醫院,然後在病房的沙發上寫功課、看書、休息,而那座沙發平常是老爸的位置;老媽出了院,開始做化療,注射化療針的血管都變成黑色的;因為做化療,頭髮也日漸稀疏,我幫老媽洗頭總是特別小心,盡量不要把他頭髮洗掉,動作特別輕柔,幫老媽吹頭髮時也特別注意要把老媽頭髮吹蓬,因為老媽愛美;老媽體重開始一直往下掉,以前福態的樣子不復見,雖然漂亮的老媽瘦了應該會更美了,但老媽拍照的時候總是無法向往常一樣給我們燦爛的笑容,照片中的老媽眉頭總是無法開展;開刀的地方組織可能會收縮硬化,所以我們還要常常幫老媽按摩、復健,讓老媽至少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直到今日,已經過了十年了,我們都很慶幸我們還能跟老媽在一起…雖然老媽因為做化療,導致身體的免疫系統被破壞,這幾年來併發了很多的病症(而且都是重大病症,老媽已經領有重大傷病卡),但感謝的是,至少老媽還能正常生活,還能夠靠藥物控制,透過定期追蹤檢查,也還能夠工作,也還能夠四處走動…

面對親愛的家人的病痛,其實真的不容易,但是從我家的經驗至少可以歸納一個總結,以正面積極的態度去治療、去面對病痛,努力配合醫囑,盡可能讓身體保持好的狀態…就算後果可能不如自己預期的,但至少也都沒有遺憾了…。


感謝老天的恩賜,也感謝老媽的堅強,也祝福我身邊的朋友以及不認識的你們,都能夠平安幸福。

—–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