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無法下標題的雜感。

五月 2, 2007

週日去參加了大學同學林登的婚禮,在敦化北路的豪園飯店。經過去年一整年幾乎每月一張喜帖的轟炸之後,今年轟炸的趨勢有減緩的現象…不過周遭的朋友倒是有幾位正好跟我相反,有的是今年才多了起來,甚至還撞場的,所以只能說我去年帖子特別多只是個巧合吧。說到結婚,在林登的婚禮上,好友Yvonne隨口問了我,目前大學同學裡面,有幾位已經結婚了?我偏著頭想了一下,就以我所知道的也算熟的,好像也只有十位出頭,未滿二十位。Yvonne下了個結論:晚婚好像越來越是趨勢了啊!Yvonne跟我都有男友,但我們兩個在結婚這個關卡上,都有著類似的難關:Yvonne男友的父母對Yvonne的職業有偏見(Yvonne是保險業務),甚至覺得Yvonne不夠稱頭,配不上他們的兒子;而我呢,正好相反,是我父母對我男友的工作有偏見,也覺得男友不夠稱頭,跟我不相配。Yvonne苦笑著說,如果我們兩個都度過了有意見的父母的這一個關卡,那麼要結婚也不是什麼難事了,我只有苦笑著點頭回應,心裡卻想到更遠以後的事情。

我很能夠明瞭父母都覺得自己的孩子是自己手心裡的寶,好不容易把手心裡的寶貝呵護到這麼大了,當然希望接下來要代替自己照顧孩子的,是經過慎重而且仔細的選擇,是真的可以讓孩子託付一輩子的人。所以除非父母真的是對孩子選擇的對象可以完全放心了,否則是不可能放手把孩子交給對方的。

大表姊以前是華航的地勤,其實大表姐也能去當空姐,但是她並不想不斷的飛行,所以選擇了擔任地勤。不論是擔任地勤或者是空姐,都一定會有機會認識異國的對象,當年大表姊認識了一位韓國華僑,兩人很聊得來且情投意合,大表姊便想就這麼嫁給了這位韓國華僑。然而姑丈跟姑姑卻是嚴厲反對,只因為他們不希望女兒嫁到國外去,因此,孝順的大表姊只好忍痛跟對方分手,這段異國戀曲也就暫時無疾而終了。後來又聽說大表姊又認識了其他的對象,一樣論及婚嫁,然而姑丈與姑姑仍是有意見,還是逼著大表姊跟對方分手了。

後來大表姊實在過於難過與傷心,便負笈至美國工作,反倒是在當地認識了一位美裔日僑,最後大表姊不顧姑姑姑丈反對,就在美國與對方結了婚,婚後生活美滿,還有兩位可愛的寶寶。而表姊夫在美國家裏環境也不錯,因此大表姊也不需要出去上班,便當起專職的家庭主婦,把家裏打理的井井有條。結果最後繞了一大圈,大表姊還是嫁給了外國人,並且也在國外居住生活了十多年。

我雖然不是非常宿命論的人,但是我相信命運自有安排。人可以改變自己,但卻無法完全改變命運的安排。從我大表姊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大表姊似乎終究要嫁給外國人的…(笑)。終身大事的決定絕對會影響人的一生,但沒有什麼決定後的結果是可以被預測的,只能從各種徵象來推論結果是偏向好的或者偏向不好的。同樣的,對象的好或者不好,也唯有當事人最知道,雖然不排除可能因為懵懂無知或者不理智的情況下導致不好的結果,但我相信正常人在做一個對自己來說是非常重大,甚至於影響一輩子的決定時,是不可能不謹慎的…。

一點雜感抒發而已,嚴肅了…囧。特別貼出週日婚宴當天造型一張,是第一次使用電捲棒但卻很不捲的髮型,讓諸位看官笑笑藉此緩和一下嚴肅的氣氛…(笑)。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