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MKL

  • 旅遊 玩樂

    訪陽明山歷史建築-草山行館、中山樓以及林語堂故居。(中)

    能趕上中山樓的導覽時段真的是幸運,首先遇到好心的小巴司機,在我們一路從第二停車場疾走趕往中山樓時,我見後方一輛巴士來,顧不得我們人根本還沒走到站牌,就先揮手了。通常這種情況之下大多數的司機是不會停的,沒想到這位司機居然停下來了,我跟尼一陣大喜趕緊衝上車去謝謝司機。雖然司機只送我們到巴士總站,不過那讓我們離中山樓又更近了一些。之後又搭了另外一班下山的巴士在中山樓門口下車,然而此時我們已經錯過預定的導覽時段大約五分鐘了。不料警衛處的小姐記得我們,看到我們立馬招手叫我們動作快點,趕緊要我簽名換證之後就讓我們進入,並且囑咐我們要趕快一點才能趕得上導覽。孕婦本人我當下立即拿出潛能一路以急行軍的方式前進中山堂,連尼都被我嚇到,因為他差點趕不上我。(笑) 之所以要趕上導覽梯次的原因是中山樓目前不開放「任意參觀」,所有的參觀活動都必須要跟著導覽志工以團體活動的方式進行,所以當我們好不容易走進中山樓,導覽活動已經開始十分鐘左右了,正在以前的國民大會堂裡頭講解呢,於是我們趕進加入隊伍中。參與這一梯導覽活動的民眾恰巧有一團中國遊客,以及另外一對台灣夫妻,而尼是唯一的外國人。然而全程的導覽活動都以中文進行,所以我得一邊聆聽,一邊翻譯給尼聽。…

    January 20, 2013
  • 心得

    [資訊] 如何持國內結婚證明文件至斯洛維尼亞登記結婚。

    這次回歐洲,除了去探親之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在斯洛維尼亞登記我跟尼的婚姻。我跟尼在台灣是在2011/4/17登記的,不過這樣只有變更我在台灣的婚姻狀態從為婚變成已婚,可是尼在斯洛維尼亞,其實還算是單身的。這樣怎麼可以呢?當然要兩邊都登記才算公平呀。不過就算我跟尼在斯洛維尼亞登記了,那也只是改變尼的婚姻狀態而已,但不表示我就享有配偶的權利,畢竟我們都沒有在境內居住呀。因此,這一篇文章要分享的,就是如何拿已經在台灣登記好的結婚證明文件,到斯洛維尼亞去辦理婚姻登記。在台灣,要證明婚姻文件的有效性以及可以出國使用,就可以參考我要分享的流程,但至於如何拿已經在台灣證明有效的婚姻文件到歐洲各國辦理登記,這個部份就要看各國規定了,我在此也只能分享斯洛維尼亞的囉! 一、在台灣要進行的文件驗證過程 : 圖說:國內文件持至國外使用流程圖,由外交部領事局網站提供。 …

    December 7, 2012
  • 雜感

    Life is never easy. 我的新生活開始了。

    其實大約在過年前一週,我悄悄的開始了我的新生活,我再度搬離父母的家,到外自行租屋。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這根本沒什麼,但對於習慣以自己的生活習慣及觀點箝制小孩的父母來說,搬離家中獨立生活,這對不論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或者是父母,都是一種需要時間的挑戰。我從高中出外求學開始,就在外頭租屋住了七年,一直到大學畢業我才搬回家裡,這一回家,就將近十年。已經獨立生活慣的我,回到父母家裡,女兒沒有受寵愛當公主的權利,分擔家務是必須,下班後直接回家是應當,不可晚歸或者不歸是必然。前幾年我選擇逆來順受,心裡想著外出唸書七年也沒什麼太長的時間陪伴父母,那就當作在出嫁之前多承歡膝下好了。但是直到這一兩年,父親的性情大變,母親對我的依賴也日漸加深,我開始覺得自己喘不過氣,而弟弟又長期住在公司宿舍,我一個人面對母親對父親的怨懟,父親性情轉變後的乖戾,以及自己工作及生活上的徬徨,這一切一切都讓我好無力,我想要重新有自己的生活,不想承擔過多的情緒與重量,遂有了搬出自立門戶的念頭。   當然,還有最重要一個動機是,我想要有自己的家,還有,我想讓尼再度來台灣時,一起住在我們的家。   尼上次來台灣的時候,我幫他在新埔站附近找了個住處,房東人非常的好,願意讓我們短租,雖然當初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至少租個半年。那是個很簡單的套房,房租一個月七千塊,含第四台以及網路,水電另計。套房空間挺大的,一層樓不過只有三名房客,唯一的壞處就是在一樓,房間裡面只有一個小小的氣窗,採光不好且水氣不容易排出,環境也比較潮濕。而我當時還住在父母家,天天都得趕末班電車,回到家還跟等門等到在沙發上睡著的父母交待行程,去了哪裡做了什麼,當然還有想辦法解決及排除父母對於尼來台灣的種種質疑與疑惑。當時我常常累到就在筆電鍵盤上趴著睡著了,一臉鍵盤印的在深夜不知幾點醒來,而後起來洗澡更衣睡覺,繼續隔天的工作以及一切,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撐過來的,有尼在身邊,是真的很快樂,可是回家面對的,卻又得面對種種不信任質疑與反覆不斷地溝通,那種快樂與痛苦交織的感覺,讓時間過得飛快,人好像也不自覺的堅韌了很多。   這次尼要再度飛來台灣之前,他告訴我,我們既然是非常認真的談著這一段感情,希望下一次他再來時,我們能夠住在自己的家。唯有如此,更多的虛擬才有可能化為現實,我們也才能夠把彼此看得更清楚,而非只有一時的浪漫情愫而已。  …

    February 28,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