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計畫趕不上變化。

二月 28, 2006

俗話說的好,計畫趕不上變化。前一篇日誌還在哀說沒辦法三個活動都參加,只能選一個,結果發生了一件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讓我連選都沒辦法選,差點連唯一可以去的那一攤都給放棄了。 星期五晚上,正當我一邊煩惱著早上八點要到中正紀念堂報到會不會遲到時,一進家門口,就發現老媽臉色發白的癱在沙發上,老爸在旁一臉憂心的陪著。

老爸說老媽感覺人很不舒服,好像有點腸胃炎的現象,而且呼吸非常不順,好像喘不過氣來那樣。我跟老爸本想拖著老媽去掛急診,但老媽認為他已經吃了腸胃藥了,呼吸不順常常也是睡一覺起來就好了,加上時間已經不早了,老媽便不想去掛急診,寧願撐著去睡覺,看會不會好一點。扶著老媽進房門躺下後,老爸也隨後進房一起休息,順便照顧老媽。 兩人才進房門不到十分鐘,老爸從房門踱步而出,要我們準備一下,因為老媽狀況還是不行,而且好像越來越嚴重了,二話不說一行人拖著老媽便往林口長庚掛急診去。

出門前到長庚急診室的路上,老媽一共吐了兩次,在急診室又吐了一次。林口長庚急診室的醫師很細心,依照老媽的狀況隨即安排了一堆檢查,而且針對每樣檢查數據都會過來跟家屬說明,比起三峽恩主公醫院急診室的醫師,甚麼檢查也不太想做只叫病人打點滴觀察,真的是有天壤之別。 雖然護士也給老媽打了一針,還吊了點滴,但老媽仍舊是呼吸不順,躺下沒多久就得起身坐著,因為喘不過氣,但因為四肢無力全身酸痛,又很想躺下休息,就這樣我在一旁陪伴,每隔一陣就要幫老媽調整病床的高度,幫老媽按摩、陪著去做各種檢驗、餵老媽吃藥照料老媽…等。就這麼折騰了一個晚上,一直到四點多的時候,被送到急診觀察區的老媽一直念著要老爸送我跟老弟回家,於是乎老爸先送我跟老弟回家,再繼續回到長庚去照顧老媽,而當我跟老弟回到家準備上床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已經是凌晨五點半了…我的精神跟體力已經達到極限,無法再前往參加活動了,於是便傳了簡訊告訴後援會會長沒辦法前去的消息,接著就不支倒床了…

睡到九點多,掙扎爬起來打電話給老爸,怕老爸一個人在長庚照料老媽,自己也累壞了,問老爸要不要讓我們過去交班,但老爸總是習慣把責任一肩扛起,想當然爾他還是要我跟老弟繼續睡。好不容易捱到下午三點多,老媽跟老爸終於回家了,而老媽的氣色跟昨晚上比較起來,簡直是兩個人,雖然肚子還有一點不舒服,但至少胸口不喘了,全家人胸口的大石才總算放下,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只有一個晚上跟一個凌晨的時間,但我卻覺得過的好漫長,好像已經過了一天一夜… 煩惱完老媽,就開始想著前去飛牛牧場舉辦的品冠生日會,不知道辦的如何了?去電問了後援會會長,會長說一切情況都OK,會長也順道關心了一下老媽的狀況。而從會長電話的背景聲音中傳來,品冠正在遊覽車上面唱著卡啦OK娛樂大眾…心裡覺得有點無奈,但卻又不敢表現出來。而光良那邊也來不及趕去,趕過去簽唱會也結束了,正當我萬念俱灰想說連晚上小誠的婚宴乾脆都不要去的時候,老媽敲了房門,問我要不要去參加同事的婚宴,還問我說如果月底薪水不夠需要紅包錢的話,可以跟她拿。我聽出來老媽感到內疚想要彌補我的心態,為了不讓她過於煩惱,還是決定起身整理去參加小誠的婚宴。

也還好我去參加了小誠的婚宴了,見到很多許久不見的同事,而小誠的婚禮也很溫馨感人,而小誠的新娘呢,就是原本讓他情傷的那個前女友…,但他們後來復合了,小誠還串通女友的同事,到女友辦公室上演了一場求婚記呢!同事們也都沒什麼變,大家彼此聊一下近況,氣氛也還挺熱絡的…唯一變的,大概是有的同事生了小孩,而有的同事的小孩都會跑會跳了,時間變化的速度在小孩的成長上面看的可是很清楚啊! 還好我最後還是去了一趟小誠的婚宴,讓我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一些。所以說,當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時候,至少還是要堅持下去,抓住最後一個選擇,才不會讓自己空手而回吧。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