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工作小狀況。

十一月 18, 2005

這幾天思緒有點亂,所以上一篇的日誌內容有點沒頭沒腦的…(汗),不過也不盡然是啦,是看到一個朋友寫的日誌內容而有所感觸,不知道那個朋友有沒有機會看到我寫的這一篇,但不管是否為一個人、有沒有人陪伴,生活中還是有很多事情值得去探索跟發掘的。

思緒混亂的原因,其實跟工作有關,我在斟酌要不要寫到日誌上來,後來想一想,作成紀錄跟反省也就無傷大雅,我不會讓自己再度陷入過去的窠臼裡,但也不至於因噎廢食。這次的事件,也還是跟同事之間的溝通有關係,前前後後也跟幾位已經變成好友的同事聊過,反省是不是自己作法有誤,不過看來我的作法其實還OK,只是必須讓對方知道底線在那裡,以及溝通兩者都能夠接受的作法等。

對方的作法讓人有疑慮的地方在於-分派工作時並沒有經過主管授權。積極主動是很好的態度,不過把工作接下來卻擅自分派工作,再跟主管說他把事情都辦完了,除了有雞毛當令箭之嫌,也有把別人做的成果當成自己成績的嫌疑。不過這事情一個巴掌拍不響,主管一定也有關係,因為主管夠挺,也很多事情不主動指派。

雖然這一件事情還不至於影響我的心情,不過覺得做事情沒有一個依循,或者要透過一個不是自己主管而是跟自己平行的同事來溝通協調,感覺挺怪的。而我們主管又好像特愛採取「迂迴政策」,據他自己的說法是「一魚多吃」,先去教會一個,然後再由那個已經會的來教會另外一個…這種作法對主管而言是很方便啦,因為只要教一次就好了。但是~!主管去教的那個人,並不是原來業務的承辦人啊…orz,那叫承辦人真是情何以堪啊?

我已經在每週的週會提出這件事情,原本我以為會是「小蝦米博大鯨魚」,還是去踩到一個大地雷,從此黑掉,所以當時是懷著悲壯及戰戰兢兢的心情講的。但講完之後也沒發生什麼事,當我還在疑惑自己這番搏命演出到底有沒有作用的時候,就接到對方寫來的信了。信的內容提及,他會用他的方式「訓練」我,說主管給予充分的資訊是好事情,做事自然也會比較方便;但不是每一次都能夠遇到給予充分資訊的好主管,所以對方認為我自己應該要去思考,而且要去承受這樣的「訓練」。But…還是老問題,對方「並不是」我的主管啊?為什麼說要「訓練」我?只因為我的層級比他低一階嗎?或是他被老闆指派他擔任某案子的Team Leader,他自然就覺得他可以不經老闆同意指派我做事嗎?

雖然對方比我年長,待過的公司及資歷也比我多,但他想學著去當一個主管,並不表示他可以隨意指派層級比他低的人,也不表示我就應該擔任他的實習對象…我得好好想一下自己的應變措施了。

—–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