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樂生一瞥。

三月 29, 2007
週末下午,邀了男友跟我一同去樂生走走,想實地瞭解一下為什麼要保存樂生的真正原因。我對於樂生的瞭解是從那些我平常常逛的部落格來的,從這些熱心的Bloggers所整理出來的文章當中,可以理解為什麼得保存樂生的必要性,以及如何保存樂生的種種建議方案,但是沒有實際去看過,感受度還是差了一些,所以我一直想去看看,那些Bloggers、樂生青年群眾口中,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樂生,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我跟男友先搭了捷運到達西門站,在捷運六號出口往前走,在天仁茗茶前搭乘635路公車往迴龍方向,約莫倒數三站,就是樂生療養院。635公車會經過輔大前的中正路,因為捷運施工的關係,我們搭乘的635路走走停停,一直到過了輔大之後,塞車的情況才稍微好一點。公車上也有一些人看起來也像是要到樂生的,我們一起下了車,不約而同的往樂生的方向走去。樂生療養院位於山坡上,原本以為是遺世獨立的一個地方,沒想到離新莊幹道也不算太遠,不過才50公尺左右而已,而有點陡的山坡右方,捷運新莊機廠的雛型都已經出來了,而山坡左方,則是所謂的樂生新大樓院區- 迴龍院區。

山坡的右方,其實原本都是樂生的腹地,樂生療養院的70%早就被拆除了,剩下的只有30%的院區,而樂生群眾爭取的,卻是那僅剩的30%的90%,僅佔樂生原本院區的27%

一進樂生,就看到豬小草Wenli董爺這幾位為樂生熱心奔走的Bloggers(離開前還看到Kovis),不過礙於到達的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天色越來越暗,想著要把握時間趕緊參觀一下樂生,就沒過去打招呼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樂生療養院的行政大樓,是一棟從日據時代保留至今的哥德式建築。行政大樓的門口有一些攤位的擺設,還有音樂演唱,我跟男友被邀請拿著支持樂生的紙牌拍了張照,加入支持樂生的影像連署。而從個人網站時期就認識的好友-小寒,也來參與支持樂生的活動,在他的介紹之下,我們跟著導覽實地去探訪樂生。

第一站當然是先參觀了樂生的行政大樓,這棟是樂生院區最值得保留的建築之一,從日據時代保留至今的哥德式醫院建物,呈現王字型的建物,是其最特殊的地方。關於樂生院區的各項建築介紹,請看最下方的延伸閱讀,裡面會有最完整詳盡介紹,也是最能夠完整瞭解樂生歷史及其價值的說明。

走在行政大樓裡,聽著導覽的介紹,心情也隨之越來越沈重。這在當時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我難以想像,當時的樂生院民承受了多大的身體與精神上的煎熬,現在的我真的無法想像,也不忍再回想。經過行政大樓中段的消毒區,刺鼻的消毒味撲鼻而來,不斷的提醒我這段真實而殘忍存在的歷史。院區裡高大而樹根盤根錯節的老榕樹,可能就是院民尋求自我解脫的地方…已經廢棄不用而有著數根大煙囪的的大餐廳,隔壁也有根直頂天際大煙囪的加熱室,在在都說明著當時的院民是如何被集中管理的…。院民們無法下山、無法離開院區,在院區內全數都必須自給自足,用著因為發病而殘破的身軀努力求生,忍受著超過半世紀的歧視,到老仍舊不得安養,又得被趕離當初被強迫進駐的院舍…。

這樣一個地方,難道不值得保存嗎?一個無法抹去的歷史印記,一段現在仍真實存在而活著的古蹟,一個值得做為警惕及教育後代的建築,一座連聯合國都重視的院區,我們自己不重視,我們自己不保存,卻去看別的國家、別的地區所保留下來的古蹟,這是不是太可惜了呢?

前往樂生的路上,我能體會新莊人的痛苦,能體會交通黑暗期的痛苦,但捷運新莊線,現在已經在施工,並不會因為樂生的保存就無法施工,也不會因為樂生的保存問題就無法通車,甚至更不會因為樂生的保存而要再忍受上一兩年的交通黑暗期…(以上請看下方延伸閱讀)。我們享受了捷運的便利,也感謝那些忍受數年黑暗期的捷運沿線居民,但捷運沿線居民也因此享受到了捷運開通所帶來的便利與各式商機…樂生的保存,除了新莊線原本能夠帶來的經濟效益之外,還能夠有其觀光的價值,創造如淡水捷運站及其周遭的觀光效益…。

試問:若可因為保存樂生而使地方得到更多發展的效益,多幾個月的工期,究竟是不是值得等待呢?

我不是新莊人,或許我無權說些什麼…但只要願意走一趟樂生,或許能夠有所體認。離416仍有半個月的期間,無論支持或不支持樂生,去看看樂生一趟吧!或許那就是台灣值得紀錄的歷史之一的最後一瞥。

延伸閱讀:

1.樂生院簡介:
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article_id=3004298
2.沒有人要去英國:樂生與捷運共構的問題︰五個方案之比較
http://nooorman.blogspot.com/2007/03/blog-post_11.html
3.終極邊疆:為什麼要幫樂生?(內有許多樂生書籤收集)
http://blog.serv.idv.tw/2007/03/08/630/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