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為難與難為之間。

四月 14, 2006

出了社會之後,真的會發現有時候人跟人的交情變得已經不是那麼單純了,很多部份都需要考量,很多時候更需要委婉。以前總是直來直往慣了,多多少少讓自己變得不是那麼受歡迎,但是當以前並不歡迎自己的人,回過頭來對自己表現熱絡,那是該高興還是該慶幸?

去年母校成立了系友會,在校慶的時候辦了成立大會,我也跑回學校去參了一腳,沒有跟其他還有在聯絡的同學事先約好,就是想碰碰運氣,看看會遇到那些人,是否有許久不見的師長、學長姐學弟妹,或者是同學。雖然我們班回去的同學不多,只有三四位,但也另外續了攤,一起吃了午飯。大學同學B是班上的資優生,成績表現總是非常亮眼,相較於當時終日忙於社團事務,成績多數是低空飛過的我,其實應該是不太會一起活動的。不過B跟當時班上另外一位成績也是名列前茅的A,為了某些同學們苦惱老是不容易聽懂的課程,自告奮勇幫大家開班授課,而我那時候便報名了B的程式設計加強班。程式設計一向是我很弱的一環,現在想起來就是當時沒想通,沒認真想要去修這門課程的心態,讓我一度重修。然而可能也是心態並沒有全數修正過來,雖然參加了B的程式設計加強班,但我一樣是聽的霧沙沙,有聽沒懂,連B出題的小測驗我都過不了關。或許是我的表現真的太差了,最後B也變得不太想搭理我,我自然也沒什麼臉繼續去上B的程式設計加強班,所以一直到大學畢業,我跟B的交情就是同班同學而已,沒什麼太大的交集。

這次的系友成立大會,B也去了,還帶著女友同行,大會結束後,我們跟其他兩位也有回去的同學,一行四人一起到學校附近的簡餐店用餐閒聊,彼此交換了名片,B留了大夥兒的MSN,說好要保持聯絡。約莫過了一個月,一位原本有在保持聯絡但校友大會沒回去的同學L,有天寫信過來問我B是否有找我談投資的事情?經由L那裡得知,B參加了一家投資公司,B告訴L說投資的型態是投資該公司,把資金交由該公司經營,保證穩定獲利之類的,還說公司未來的營業版圖會陸續擴張到各產業,包含連鎖咖啡店、服飾業及流通業等。當時不久前媒體才報導一家人頭投資公司用類似的方式非法吸金,L擔心B被騙,便苦口婆心的勸B,然而B卻認為他所投資加入的公司,是正當而且合法營業的。L見說服不了B,便提醒我接下來B可能會繼續找其他同學談這件事,要我注意一下。

果不其然,就在L跟我聊過後的第二天,B問我對投資有沒有興趣?他想邀請我去參加投資講座。我直接了當的告訴B我不懂投資也暫時沒有興趣,本以為話題可以就此打住的。過沒一個月,B又再度邀約,還告訴我他把原本程式設計師的工作給辭了,到他先前提的那家投資公司擔任投資顧問。接著,B開始會跟我聊我的夢想,問我的夢想是什麼?B告訴我他的夢想是四十五歲退休;又說好久沒跟我見面了,想找我吃飯,但被我技巧性的回絕了;昨天B又告訴我,先前他跟我說他們公司要成立的「概念」咖啡館開幕了,想請我喝咖啡,讓我試試看口味合不合適,我直接告訴B我不懂咖啡,但B仍然是熱情的要請我喝咖啡,我隨口問了B咖啡館的地點,B告訴我在兄弟大飯店對面,但目前並沒有對外營業,聽到這段話我大概就略知一二了,只能說,難為B的熱情,也難為了我們之間其實並不算深的交情。

有時候,面對朋友或者同學之間的業務推銷,偶爾總是會衝著面子捧場一下,但其實又很疑惑,捧場換來的交情,到底能有多久?或者是能夠維繫多久?就算銷售的產品(服務)真的很不錯,場可以一直捧下去,但除了捧場這件事情以外,彼此之間還能夠聊些什麼呢?是否可以不單單只是在產品(服務)上打轉?是不是從什麼樣管道認識的朋友,就只能談論關於那個管道的話題?

大多數時候,我總是抓不準拿捏的邊際,所以老選擇退縮,但我並不想因此就把窗給關起來,說穿了,還是我傻氣吧。

—–

Spread the love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